您好!今天是

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 > 資料庫 > 理論研討

權力就是責任 責任就要擔當 ——《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》系列解讀之一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2016-07-25 點擊量:

 

編者按:

近日,中共中央印發《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》。作為一部重要的基礎性黨內法規,《條例》聚焦全面從嚴治黨,突出管黨治黨政治責任,著力解決突出問題,體現了十八大以來管黨治黨理論和實踐創新成果,堪稱全面從嚴治黨的又一利器。本報從即日起陸續刊發系列解讀文章,系統闡釋《條例》的精髓和要義,敬請關注。

71,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隆重舉行。一周后,中共中央印發《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》。

回望近百年來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,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前赴后繼、接續奮斗,以大無畏的擔當精神詮釋了對黨和人民的無限忠誠。

如今,實現“兩個一百年”奮斗目標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,關鍵在于各級黨組織尤其是黨員領導干部身體力行“擔當”二字,做到為黨盡職、為民盡責。

作為我們黨制定的又一部重要基礎性黨內法規,《條例》旨在通過規范和強化黨的問責工作,以強力問責喚醒責任意識、激發擔當精神。

《條例》第二條明確規定,圍繞協調推進“四個全面”戰略布局,堅持黨的領導,加強黨的建設,全面從嚴治黨,做到有權必有責、有責要擔當、失責必追究,落實黨組織管黨治黨政治責任,督促黨的領導干部踐行忠誠干凈擔當。

“這一條可謂字字千鈞,明確了《條例》制定的目標任務,體現了黨的問責工作的核心要義,釋放出全面從嚴治黨的強烈政治信號。”《條例》起草組有關負責人表示。

去年對四川南充拉票賄選案的徹底調查和追責,就是我們黨失責必問的典型一例。涉案477人全部受到嚴肅處理,時任南充市委書記劉宏建因犯玩忽職守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,時任市紀委、市委組織部主要負責人也因失職瀆職受到嚴懲。

實際上,黨的十八大以來,問責已經成為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抓手。黨中央和各級黨組織言岀紀隨,高懸問責利劍,先后對山西塌方式腐敗、湖南衡陽破壞選舉案、四川南充拉票賄選案等嚴肅問責。截至今年5月底,全國共對4.5萬余名黨員領導干部進行問責,體現了失責必問、問責必嚴的鮮明態度。

然而,盡管問責工作不斷取得進展,當前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。突出反映在問責內容不聚焦,沒有突出堅持黨的領導,沒有緊扣全面從嚴治黨;責任概念不準確,界定不清晰,沒有體現權責對等;問責規定過于原則,問責主體不明確。

去年6月,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四次集體學習時強調:“問責的內容、對象、事項、主體、程序、方式都要制度化、程序化。問責既要對事、也要對人,要問到具體人頭上。”

此次《條例》在第四條中,明確了問責主體和對象:問責主體是有管理權限的黨組織,問責對象是各級黨委(黨組)、黨的工作部門及其領導成員,各級紀委(紀檢組)及其領導成員,重點是主要負責人。

“過去在問責工作中,存在著權責不對等的問題。有的領導干部在任職時當仁不讓,履職履責卻敷衍含糊、不敢擔當。”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蔣來用表示,《條例》通過明確問責對象,把管黨治黨的責任實打實地給黨組織和領導干部扛上。

“《條例》第四條的內容,有三個要點值得注意。”清華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過勇認為,首先,規定了既追究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,也追究領導責任,實現了責任追究的“全覆蓋”;其次,問責對象既包括黨委(黨組)、紀委(紀檢組),也包括了黨的工作部門,體現了細化責任落實的鮮明態度;再次,將“主要負責人”列為問責重點,突出了抓牢“關鍵少數中的關鍵少數”的思路。

責任清方能問責準。

為進一步厘清責任,確保精準問責,《條例》第五條專門就“責任劃分”進行了規定,明確了領導班子、班子主要負責人、直接主管的班子成員、參與決策和工作的班子其他成員各自應承擔的責任。

“這說得很明確,不僅僅是主要負責人,每一名班子成員都肩負有全面從嚴治黨的政治責任。通過把責任壓給每一個人,體現了有權就有責的要求。”蔣來用說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問責主體在有的時候也會成為問責對象。各級黨組織都要把自己擺進去,不能手電筒只對著下級。尤其是各省(區、市)和中央部委黨委(黨組),要在對下級失責必問的同時扛起自身應負的管黨治黨政治責任,否則自己也會“挨板子”。

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貫徹落實《條例》,最終要落腳到共產黨人“忠誠干凈擔當”的品質上。各級黨組織和黨的領導干部要聯系各自實際抓好《條例》的貫徹執行,夯實治黨之責,敢于較真碰硬,用擔當的行動詮釋對黨和人民的忠誠。(本報記者 何韜)

地 址: 衡陽市華新開發區市委大院 郵編:421000

技術支持: 捷報科技 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議使用IE8.0及以上

網站總訪問量統計:

外星争霸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