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今天是

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 > 廉政文化 > 清風文苑

【紅色瀟湘】“拋頭顱灑熱血,明翰早已視等閑”

來源:湖南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06-14 點擊量:

    “砍頭不要緊,只要主義真。殺了夏明翰,還有后來人!”武漢漢口余記里,面對敵人的槍口,共產黨員夏明翰帶著堅定的信仰,寫下這首氣壯山河的就義詩。

    夏明翰出生于湖南省衡陽縣一戶豪紳家庭,他卻把救民出水火作為執著的追求,把共產主義當作畢生的信仰。他用自己短暫的28個春秋,詮釋了信仰的偉大力量。

    19281月,中共中央調夏明翰到湖北省委工作。夏明翰從瀏陽趕回長沙,與妻女告別。妻子鄭家鈞原以為夏明翰是在春節回家與家人團聚的,可沒想到,才剛剛回來又要離她們母女而去。女兒當時才兩個月大,臨行前,夏明翰把女兒從搖籃里抱起來,親了又親。那時的武漢,國民黨反動派正在大肆搜捕和屠殺共產黨人,省委機關和武漢黨、團、工會組織遭到大破壞,犧牲的黨團干部有310余人。夏明翰在白色恐怖中仍堅持工作。

    318日,武漢寒風凜冽,由于叛徒出賣,夏明翰不幸被捕。在監獄里,夏明翰絲毫不懼怕敵人的嚴刑拷打,令刑訊者無計可施;在敵人的法庭上,他義正辭嚴,讓敵人氣急敗壞。他懷著對黨的赤膽忠心,誓死保守著黨的秘密,不論喪心病狂的敵人如何摧殘他的肉體,也無法動搖他內心堅如磐石的信仰。

    臨刑前的那個夜晚,夏明翰已經感覺到死亡的魔鬼向他露出了猙獰的面孔。他用敵人給他寫自首書的半截鉛筆,懷著無限的依戀、滿腹的深情和無比的豪氣,給妻子鄭家鈞寫了一封遺書:“親愛的夫人鈞:同志們常說世上唯有家鈞好,今日里我才覺得你是巾幗賢。我一生無愁無淚無私念,你切莫悲悲戚戚淚漣漣。張眼望,這人世,幾家夫妻偕老有百年。拋頭顱,灑熱血,明翰早已視等閑。‘各取所需’終有日,革命事業代代傳。紅珠留作相思念,赤云孤苦望成全。堅持革命繼吾志,誓將真理傳人寰!”寫完后,他抑制不住對妻子和女兒的思念,用嘴唇和著鮮血在遺書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吻痕。

    這一夜很長。他站起身,拖著沉重的腳鐐,艱難地移到鐵窗邊。望著窗外,他仿佛看到了瘦弱、堅強、辛苦養育了自己的母親,正步履蹣跚地走來。他一想起母親變賣田地和首飾,只為支持他勇敢地走上革命道路,淚水就如決堤之水,模糊了他的雙眼。母愛崇高而偉大,母親愛他,他也非常愛母親。于是,他再次提筆給母親寫下了一封遺書:“你用慈母的心撫育了我的童年,你用優秀古典詩詞開拓了我的心田。爺爺罵我、關我,反動派又將我百般折磨。親愛的媽媽,你和他們從來都是格格不入的。你只教兒為民除害、為國鋤奸。在我和弟弟妹妹投身革命的關鍵時刻,你給了我們精神上的關心,物質上的支持。親愛的媽媽,別難過,別嗚咽,別讓子規啼血蒙了眼,別用淚水送兒別人間。兒女不見媽媽兩鬢白,但相信你會看到我們舉過的紅旗飄揚在祖國的藍天!”

    臨刑前,夏明翰穿著淺灰色的長衫,神色鎮定、步履穩健。他冷眼看著敵人,再一次用洪亮的聲音高喊:“我的信仰就是共產主義!”敵人怒吼:“你還有什么話要講嗎?”“有,給我紙和筆!”夏明翰一氣呵成,寫下了那首正氣凜然的就義詩。 

(夏明翰故居整理)

地 址: 衡陽市華新開發區市委大院 郵編:421000

技術支持: 捷報科技 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議使用IE8.0及以上

網站總訪問量統計:

外星争霸游戏